LIGHTHoUSe

漩涡 -04-

-04-

 

你到底看中了我的哪一点,告诉我,维克托。

 

一周过后,胜生勇利有些端不住架子了,或者说,他压根就没有什么架子。

优子在第一天看到维克托的时候,激动得舌头打结,然后她抓着勇利的手臂摇晃着。喊着诸如“原来网上传闻不是谣传啊维克托真的过来找你了啊!!!”诸如此类的话,这让勇利十分怀疑自己的青梅竹马究竟是跟谁一同长大。

而站在一旁的维克托,对于日语的了解还不太深入,只明白了这个看起来还有着少女气息的女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,她的眼睛闪亮,脸颊微红,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自己的喜欢。面对这样热情的人,维克托的反应不像是镜头上应对的那样轻车熟路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发尾,扬起唇梢对优子轻轻地笑。

优子突然就觉得自己被收买了。

 

维克托是个聪明的人,他开始从宽子、美奈子还有西郡家三姐妹开始接近,在了解勇利的生活习性与爱好之后,开始制造各种各样的巧合

“WOW! 勇利你也晨跑吗?我想你一定不会介意路途上多一个伴侣,我可还不太熟悉这里,需要你带着我!”维克托束起的长发呈现出蓬松的状态,这大概跟他昨天晚上睡觉的姿势有关,或许他是一个喜欢侧躺着睡觉的人。勇利察觉到自己竟然开始推测维克托的生活细节,心脏就仿佛漏掉了一拍。

这不太对劲

 

“勇利——我听胜生太太说,炸猪排盖饭是勇利赢得了比赛的时候才可以吃的食物,可是勇利明明就没有拿到优胜,这样吃下去的话,想要回归赛场就需要投入很大的努力去减肥噢!”维克托仿佛仗着自己的体质在炫耀着什么,然而事实的确如此,勇利松懈的这小半年以来,对自己放松了不少,肌肉线条开始变得不太分明,臂膀与大腿的肌肉也渐渐松软下来,而维克托正处于成长状态的身体,无时无刻呈现着优美的姿态。他像是天鹅

 

勇利在自己从小训练的冰场做起了老师,这个冰场现在是西郡一家在管理。他应对着各种各样的孩子,还有一个混在孩子群里面的维克托,不得不说这么工作一天下来有些疲惫,不过——他还算满意。到了要下班的时间,勇利正打算回到换装区,衣摆忽然被人扯住,他疑惑地回头看着那个人。

“勇利——我的阿克塞尔跳点冰还不够干净,可以教教我吗?”

维克托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被几个孩子围绕着的勇利,适时地眨动几下——这让他看起来像是无害的麋鹿,勇利感觉自己正处于一个漩涡,不紧不慢地拉扯着他下坠,漩涡的源头呈现着诱惑的色彩,让他的心脏蠢蠢欲动。

维克托的步伐几乎完美,动作结构也领悟得非常透彻,但他的表演中带着僵硬的气氛——他像是为了追逐分数一样在表演,而不是纯粹地为了表达剧情而表演,他极力地在学习,勇利重复了自己上一届大奖赛的短节目,维克托从失神当中回过神后,双眼都含着泪水,甚至下意识地牵起了勇利的手开始吻他的掌心。

“勇利的表演这样纯粹,在我心中,说是世界冠军都不为过。”

或许是维克托那沾着眼泪的长睫,或许是他带着细微颤抖的嗓音,又或许是他真挚的亲吻,都表达出维克托对勇利的表演产生了共鸣,他窥见了勇利滑冰的初衷,那浓烈的爱,不可言说的爱,撇去一切的利益,没有分数,也没有奖牌的冰场,才是勇利能够将自己完全放开的地方。

 

这让向来都是理智占据上风的勇利,这个时候开始动摇了。

原来我已经处于这么危险的一个境地了吗?

 

开始不自觉地,将维克托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中。

 

 

“起跳的速度再快一些,维克托”

“你的情感还不够浓烈,维克托。”

“太急躁了,维克托。”

“累了吗?”

 

维克托。”

这样一声又一声的教导让维克托感到心跳加速,咬字清晰又缓慢的呼唤方式,带着亚洲人特有的柔情,再加上勇利那一双藏匿在镜片背后的、暖棕色的双眼,他就好像要跌入深海,被名为悸动的漩涡卷入无尽的轮回中。他愣在原地,脑海中重复着勇利一遍又一遍叫他的名字。

“维克托——你在听吗?”勇利皱了皱眉头,这样容易分心的话,在赛场上是很致命的缺点啊。他伸出手去在维克托的面前晃了晃,试图将他从走神之中拉扯出来。

 

“哈啊?”维克托忽然回过神来,他快速地眨着眼睛缓解眼眶的干涩,眼珠转动,又对上了勇利带着些许关切与询问的瞳仁。

他是否也曾经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别人?这样的念头在维克托的脑海中浮现,不知出处的嫉妒开始占据他的大脑,像是滴在清水里的一滴墨水,迅速扩散开来。

维克托没来由地想起那天晚上勇利的话来,“在这之前,请让我们建立起信任”这样的话,就好像是在声明着“我需要时间来接受你”,维克托完美地利用了自己的优势,他在引诱勇利,这大概有些卑鄙,但他无法控制自己。

 

我想成为他的第一个人,现在究竟算不算晚?

 

维克托注视着勇利的双眼,他抿了抿嘴唇,突然抬起手来将勇利的框架眼镜摘除,伸出手去扣住了维克托的后脑勺——为了使他们之间更加靠近。他的另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勇利的脖颈上,指腹轻柔地摩挲着勇利细嫩的皮肤,嗓音低沉。

“我在听,勇利的每一句话,我都听得很清楚。”

 

胜生勇利在察觉到自己正逐渐踏入维克托设下的圈套时,已经为时过晚了。维克托以开朗的性格和那一张仿佛落难天使的脸庞,几乎获得了所有人的喜爱。他正以自己的方式渗透到勇利的生活当中,将勇利包围起来,禁锢在方寸之间。

虽然一切都昭示着春天的到来,四月的长谷町却没来由地下了一夜大雪。

维克托对于雪并不陌生,即使是四月份,在俄罗斯也还处于寒冬,当他从温暖的被子里出来的时候,勇利已经将早餐准备好,并且铲去了门口的积雪。他的眉睫上带着几粒冰雪,发梢也因为清晨厚重的雾气而湿润。

“早啊——勇利。”

 

“维克托。”

你的请求,现在依旧有效吗?


——TBC——

一边写一边想象老毛子的我也要被撩到了……

评论(3)

热度(118)